曾道人救世网,www.236888.com,2019管家管婆24特马王,赌圣心水论坛90788,83077善财童子高手论坛,13574.com,www.45222.com

最伟大的猎手 插图www.4685.com

发布日期:2020-01-25 03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请问哪有“最伟大的猎手——一个女巨魔和她的老虎的故事”这个原创故事的插图,可能是时间太久了,我在百度图片上只找到个缩略的小图,点开连接找不到原图了,能不能帮我找个大图啊?...

  请问哪有“最伟大的猎手 ——一个女巨魔和她的老虎的故事”这个原创故事的插图,可能是时间太久了,我在百度图片上只找到个缩略的小图,点开连接找不到原图了,能不能帮我找个大图啊?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,我的导师,一位德高望重的暗夜精灵,他曾经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。

  带着他的教诲,我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游历。在这个曾被残酷撕裂的世界上,我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和事。我参与过战争,也谈过恋爱;我攀登过最高的山峰,也遨游过深不可测的外海。在这条路上,一个德鲁依得到的回报远比他付出的要多。那又有什么用呢。假如我不把故事记录下来,那么这些宝贵的记忆终将和我老朽的身躯一同回归大地。

  我还没有习惯拿起这用陆行鸟的羽毛制作的笔。许多德鲁依一生都不会去写些什么,因为德鲁依教义从来没有誊写的必要。但每当我拿起笔来,这些诗行总是从我的脑海中跳出来:

  这段诗很可能来自某个酒馆里行脚诗人的弹唱,多么传神的句子。因为我亲眼目睹过诗中描写的景象,才会印象如此深刻。在所有我知道的故事当中,那些由野兽讲述的故事总是最为引人入胜,能够听懂野兽的语言对于德鲁依来说,也是一项奇妙的回报。我曾在荆棘谷海角遇到过一只老虎,它用它那独特的语言向我叙述过一个故事。

  那是一个凉爽的夜晚,我告别了同伴,准备从格罗姆高营地沿着大路走去藏宝海湾,赶下一班船回卡里姆多。当我在薄雾山谷附近坐下来休息的时候,有一个低沉而略有些沙哑的声音敲打着我的意识。

  ——自然之子,请您小心。这片森林一入夜就很危险,猎头族可不会在乎您的身份,他们只会把您高贵的角做成盾牌上的装饰。

  我转过头,看见一只斑斓猛虎以一个极优雅的姿势伏卧在一面山石下,树影在它身上摇晃,把它的皮毛映成了暗金色,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还要尽可能控制其专业范畴、兴致志愿、喜好,上面黑色的斑纹显得无比生动。那时我很吃惊。在野外我还是头一次听到野兽向我主动搭话。它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,又继续在我意识中说下去。

  ——您身上笼罩着兽群领袖的光环,这使我情不自禁地把您当成我野性的兄弟。请不要诧异,天马上要下雨了,您不妨也到这面石头下来,免得被淋湿。

  我抬头看看天气,丛林上空尚有月光从疏朗的树叶间洒落。沿海地区的天气很难预料,但野兽们拥有最敏锐的直觉。它换了个姿势,给我挪出一个位置,我欠身行礼,接受了它的邀请。一阵突如其来的风之后,雨点争先恐后地砸落下来,打起一片泥土和青草的味道。好一会儿我们只是默默地嗅着这气味,直到我谨慎地向它道谢。

  我着意看了看它的身体,有些部位还留有一些奇特的伤痕。“你……”我斟酌着措辞,“是被饲养过的吗?”

  我以前也曾经和猎人的宠物们交谈过几次。它们会谈起的话题多半是对待遇的抱怨,还有面对陌生地域的恐惧感,像这只老虎这样平静愉快的非常少见。“那么……你现在离开那人了?”

  ——嗯。好像有一段时间了。大概是上一次森林里充满果实腐烂气味的那个季节……

  ——蹩脚透顶。是个巨魔。女的。身上总有股血腥味,臭臭的很好闻。在我所见过的所有巨魔当中,她是最笨的一个。www.305598.com朝气蓬勃其中20户抉择了养鸡缅甸曾与西

  “我听说巨魔们很擅长捕猎,他们的体型非常适合长距离奔跑追逐,而且他们的弓箭仿佛自己身体的延伸一般精密有效。”

  我忍不住笑了。“它浑身都是白色吧。所有的猎人都在为它疯狂,www.4685.com,这次我来到这里,起码遇到过五个想要捉它的猎人。”

  ——当然。当然……它的确是所有老虎当中最强的一个,但是相信我,它不是个真正的猎手。

  “怎么?”我忍不住这样问道,“我听说它凶猛如同生有斑纹的利刃,任何野兽都会被它打败。”

  ——没错。邦吉是最强的……它无法不强。看来您还不知道长着一身白毛对一只老虎来说意味着什么。巨魔曾经带我去过一个该死的地方,那里到处都是雪,没有雪的地方就布满了冰。那地方叫什么来着……反正那里的老虎们倒全是白色的。但是这里没有雪。老虎们生成白色,就无法在丛林里隐藏自己。如果没有小心翼翼的隐蔽,屏息凝神的等待,绷紧全身肌肉蓄势待发的最初一击,那叫什么狩猎……可怜的邦吉,它那身毛太醒目了,无论它待在哪里,都好像被月亮照着的水洼那样闪闪放光。因为这罕见的白化,它永远都只能活在赤裸裸无所凭依的危险之中,活在无休止的战斗里,活在无时无刻不在暗处窥伺着它的对手面前。只有这样的虎才能称王。而我,我乐于做一名猎手,享受戏弄猎物的乐趣,也享受从强敌手中九死一生勉强逃脱的侥幸……

  大颗的雨点敲打着石顶,我和它都竖起耳朵听着风中传来的奇特声响。藏宝海湾的钟声,少女之爱号的螺号声,小猩猩尖锐的嘶喊声,青蛙的叫声,更远处,仿佛还有厮杀声。等我意识到时,老虎把精致的头颅放在我腿上,舒适地叹息一声。

  “能多说说那个女巨魔的事吗?”我用手指笨拙地为它搔着耳边的长毛,“当然,如果你觉得不自在,也可以不说。”

  ——啊,我正想找个人说说。这雨不停下来的话我都快睡着了。再不跟人说说她的话,我恐怕很快就要把她忘掉了。……哦,那也说不定。因为她总是给我吃一种烤小鸟,那个挺不错的,我不会忘记那个。不过我还是要说……如果能再大点就好了……好吧,好吧,我来说说她。我刚才跟您说过她是个笨蛋吗?

  它向我讲述了那个女巨魔碰上它的时候,费尽力气才把它引诱到陷阱旁的情景,叙述之详尽让我吃惊。我一直认为野兽的记忆与人不同,它们更容易记住声音和气味,对事件的整体性往往无从把握。但是这只老虎的记忆很有条理,我想它是和人一起生活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。随后它说起最初的几次狩猎,女巨魔是如何笨手笨脚,居然让原本可以手到擒来的猎物逃脱,它将这视为它生命中的奇耻大辱。

  ——她丝毫不知道自己身边带着一位丛林之中最伟大的猎手,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捕到矫健的迅猛龙,狡猾的大猩猩,甚至那些带着铁鸭子的绿皮矮鬼……我真不知道在没有我之前她是怎么活下来的。相信我,我尽力教了她很多。她后来总算也学会躲在陷阱后面偷偷瞄准猎物了,老天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。

  “你不会讨厌她吗?”我知道很多野兽都认为充当猎人的宠物很不光彩,因为猎人们总是指使它们去做些愚蠢的事情。

  ——有时候我恨不得咬断她的弓。她太迟钝,太冒失。在我看来,当她还是个小崽子的时候就应该被扔到悬崖下去才对……可是该死的,我怎么能离开她,她没有我可不行。那次……有一只很大的熊。太大了,我后来都没有再见过那么大的熊。如果我不冲上前去保护她,她会被撕碎的。反正类似的还有很多次。在我见过的所有巨魔当中,她是最擅长凭空惹来一身麻烦的一个。

  雨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。夜渐渐深了,我盘算着今晚还能不能赶到棘齿城。我并不介意冒雨赶路,但还是很想听完老虎的故事。于是我伸手抚摸着它的脊梁,想让它稍微放松一些。很快它便温顺地把头放回到我的膝盖上了。

  ——谢谢您,高尚的自然之子,很久没有人抚摸过我了。最后一次……也是在下雨……又饿,又冷……她抱着我的脖子取暖。我们都湿乎乎的。她的头发上有一种木头腐烂的甜味。哦,非常冷。很大的风雨。对了,我们是被围困了。困住好几天……就在这附近……被一群奇怪的人围困……粉皮肤,紫皮肤的人……请原谅我,自然之子,你们的世界我始终都无法理解。如果是我们侵犯了别人的领地,我们可以公平决斗。如果我们冒犯了什么神明,我们也可以在土地里埋上新鲜的猎物作为道歉。但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呢?为什么那些人拿着光闪闪的武器却不去广阔的原野上狩猎,只一门心思地想杀一个傻乎乎的巨魔姑娘呢?

  ——我的后腿断了。左腿。已经好了。不过一下雨就疼。现在就疼。就是那时候断的。我们没有食物了。没有那种烤小鸟了。她好像也受了伤,我看见有个人拿火枪打她。还有人用长矛戳她。我们逃走。黑夜。恐惧。雨下个不停。请原谅我……

  它站起来,在山石下窄小的空间里狂躁地踱步,我不得不念了一个安抚野兽的咒语使它平静下来。它躲开我想要抚摸它的手,用后爪死命地抓挠着脖子。但它没有回避我的注视,用一双深棕色的眸子望住我,仿佛在竭力控制着让自己不要发抖。

  ——自然之子,请让我说完。我们躲在一个石头窝里。她用手斧把左胳膊给砍了。该死的,她的血很好闻。我差点就想吼叫出声了。但是我不能那样做。猎手绝不能暴露自己,尤其是处于下风的时候。‘吃吧,’她说。她把砍下来的胳膊给我吃。巨魔都是疯子。啊。她把胳膊给我吃。‘睡一觉就能长出一条新的。比原来的更强壮。’她说。我知道,巨魔们不害怕任何伤害……砍掉胳膊,长出新的。就像树。就像蘑菇。那是真的。我就吃了。说实在的……还挺多肉的……

  ——她很快就睡着了。不多久伤口也不流血了。血被雨冲走了。被土地吸走了。我很想看看新胳膊是怎么长出来的……我就没睡。守着她。没有什么长出来……雨下到天亮还不停。她没醒。我就咬她。拱她。她还是不醒。她的脸像邦吉那样白。雨一直下个不停……

  的确。这场雨下得太久了。我活动了一下麻木的双腿,忽然觉得浑身乏力。这故事太伤感,不适合在下雨天讲。“你就这样离开了她。”我低声说着,希望它能够就此打住,别再讲下去了。

  ——我把吃剩的部分埋起来了。我没办法确定……您知道吗,猎头族会用很无耻的方式侮辱敌人的尸体。他们把人头穿在长矛上。后来那些人走了。围猎是无趣的……哦,自由。悲伤。没有她我不知道往哪儿走。很久了。我总是跟着她走,就好像云总是跟着风走。但是没有风,云反而会不自由……

  我体味着它无声的呜咽,却想不出任何可以安慰它的话。“你还记得她的名字吗?我很想为这位勇敢的姑娘祈祷。”

  ——尊敬的贤者……谢谢你的好意。我不知道她的名字……我没有必要知道她的名字。她对我来说不需要名字。她就是她。是啊。是啊。她就是那样的。她太愚蠢迟钝。她平凡得好像一颗石子。她比一只刚出生的虎崽还要弱小。但她是最伟大的猎手。她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巨魔,她捕捉了我骄傲的心。如果她需要祈祷,我的祈祷就足够了。

  它望着外面将夜空与大地交织成一处的雨幕,缓缓站起身,用一种无法形容的威严抖抖身体。它所有的毛发都直竖起来,身形看上去扩大了一圈,暗金色,闪着光,此时我无法不感叹造物竟将它创造得如此美丽。它面向北方抬起头,集聚着力量,发出一声仿佛经过深邃的洞穴反复回荡过的长啸。凶猛而又低回。热切而又孤独。不断听闻远处有虎在呼啸应和,连同鸣雷轰响,如神的车轮碾过天空。它转头看了看我,举步走进雨中,如一团跳跃的野火般走向浓黑的夜之深处。